证人上庭是要做么

证人上庭是要做么

很多客户在我们入禀案件后,除了最关心几时可以赢案件(虽然小编已经说了几百次打案件没有包赢,但他们还是充耳不闻);最常问的问题就是我几时要上法庭?

虽然小编知道你们很想快快上法庭,以好好KO对方。但在这之前,有很多程序和文件需要我们律师去处理。在这段期间客户只需好好和律师配合,提供所需的资料和文件。

其实法庭并不是无聊要看下入禀者和答辩者的脸孔以做判决。庭审的目的其实就是让法官去挖掘和采纳整个事情的经过和证据。法官并不会因为你的陈述得非常动听而给予你判决,毕竟这里并不是说故事大赛,明白吗。

那法官要怎样采纳证据呢?有2种方式,那就是口头证据和文件证据。文件证据很明显就是客户必须提供你这案件相关的文件来支持这个诉讼。可以是合约,付款证据,电话whatsapp聊天记录,银行户口清单等。

另一种口头证据就是传召证人来的目的了。所以客户来并不是要向法庭来吵架或者打架,主要他来的目的就是以证人的身份。当然他也可以传召更多相关人士成为他的证人(但是并不是说越多证人越好,毕竟有些证人贫嘴滑舌反而是在倒米)。

证人要给予口头证据有3个过程。我们一一剖析:

1. 询问(Examination In Chief,EIC)

询问就是我们律师会问证人事情的经过。这就要从英文5W1H的角度来问:  

“What? Who? Where? When? Why? How?”

证人的答案和描述必须是证人亲口说出,而律师只可以问相关开放式的问题。举个例子:

律师:在01.04.2020,你到那位名叫粉肠的朋友家zomogai? ?

然后证人就可以回答:

证人:哦,我的朋友粉肠约了我去他家吃饭。我们吃好饭后,他要求我在一个文件签署。我签好文件后,就回家了。

2. 盘问(Cross Examination)

盘问相信读者们比较熟悉。看港剧的读者们相信对这些台词都很熟悉:“证人,请回答是或不是”或者“证人你讲大话”。那很明显这些凶神恶煞的角色是由对方律师做的。

在这个环节,对方律师可以针对证人的口供和文件盘问任何有关的问题。而所盘问的问题可以是具有引导性的,意思是引导你说是,或者迎合他想要的答案。通常证人会被对方律师问到口zha zha。

紧接刚才粉肠的例子:

对方律师:粉肠在给你文件签前,是不是有给你看那文件?

证人回答:有是有。

对方律师:所以是有。那么粉肠有没强迫你签那文件?

证人回答:没有。可是。。。

对方律师:我只是问你有没有,没有叫你解释。现在这里我是律师,我问你问题,你只可以根据我的问题回答。

看到这里,读者不要觉得奇怪,觉得匪夷所思。因为事实上,我们在盘问时,的确可以喝令证人不可以添加自己的解释或者尝试说明。在盘问时,一切的主动和节奏掌握在对方律师。

3. 重新询问(Re Examination)

在重新询问环节,其实就是给予证人机会去解释刚才对方律师盘问你的一些答案。这时憋了一肚子火,有话说不出口的证人终于有机会释放他的解说。

律师这时就可以针对刚在证人回答盘问时,所说不利的口供;再做询问。而证人可以做出他要的补充和解释。

回到刚才那个例子:

律师:刚对方律师问你,粉肠有没有强迫你签文件。你回答说没有。你能不能和法庭解释说为何你要签署那文件。

证人回答:法官大人,粉肠给我签那文件时,是跟我说这文件是上次他偿还我RM500的欠单,要我做个确认。可是他原来是误导我把我的豪华bungalow转名给他。我本身读书不多,不会看国语和英文;我是完全根据他的说法才签名啊。呜呜呜。

法官:(噢,原来是这回事。)

每个证人都必须接受询问,盘问和重新询问。

当然最重要客户必须了解整个案件经过和相关文件。那面对任何盘问,都可以照实回答,而不会乱回答导致前言不对后语,拉低法官对他的印象分。

BY WINSON TAN

注意:此文章仅供参考,并不构成法律建议。因此,如果读者有任何法律疑问或需求,应该寻求专业的法律建议。如读者依赖本文章而遭受任何损失,笔者不会承担责任。

zh_CNChinese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