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论大马律师行业

泛论大马律师行业

律师行业在很久以前就被定义为专业职业,专业人士。或许当你被人家问到你的职业时,当你回答“律师”时,对方就会对你投于羡慕的眼光。但只有我们自己知道,律师行业是“好听不好当”,因为你所做的东西,所说的话都必须步步为营。

很多人对律师行业有个误解,那就是“什么法律问题都可以问律师。”君不知律师也有很多专业和在行,一位律师是不可能样样精通于每一个法律知识方面。但可以肯定的是,每位律师都被训练成一目十行,快速翻阅文件的“机器”。或许可以这么说,我们的专业也包括了如何快速消化繁重的文件和如何寻找答案。

律师也可以是个很沉重的职业。每当我们回答客户询问时,我们必须确保所给的答案是有根据和法律权威(authority)的。不然,如果客户因为我们的错误答案而蒙受损失时,客户是可以向律师提出诉讼的。

一位执业律师必然是大马律师协会(Malaysian Bar)成员,并须准守律师专业法令(Legal Profession Act 1976)的条文。简而言之,律师的专业的定义和准则都有写在这法令里。而律师理事会(Bar Council)就是大马律师行业的大家长,负责维护律师行业的专业性和端庄。所以,一位执业律师并不能我行我素。当你进入这门槛,你就必须确保你必须跟从和维护身为律师的专业。

普遍而言,在还没成为执业律师(practicing lawyer)之前,他都必须经历九个月实习的时期(pupillage)。律师专业法令有给予一些豁免(exemption)和较短的实习时期给某定的群组,例如已经在司法界服务超过七年的人。实习律师必须“拜师”,在师父(master)的律师事务所学习九个月。实习和执业最大的分别在于,实习律师当犯下专业疏忽(professional negligence)时,是不必承受法律责任(liability)的,因为实习律师实际上就是在师父的办公处(chamber)实习,代替师父办事。而这师父必须承担实习律师所犯下的错误,因为师父是有义务教导和监督实习律师。可悲的是,在现今,许多有经验的执业律师收下实习律师并不是真正要教导好实习律师,栽培下一代;而只是要用较低的薪水来聘请有法律专业知识的实习律师。笔者有幸拜山一位好师父,Mr Neo Lok Tian,用心的教导笔者,为笔者奠定许多诉讼相关知识的基础。Mr Neo对笔者的师恩,笔者一直铭记在心,并还一直和师父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有很多人或许看得港剧太多,有个错误的概念:认为大马也是和香港一样有所谓的“大律师”或“大状”(barrister)。在大马,一位律师是名为Advocate & Solicitor。和香港或英国不同,当一个人开始执业时,他是可以同时处理诉讼案件和处理文件事务。当然因为法律专业太复杂和繁多,通常一位律师都会专注和精通于一个相关的方面。

诉讼律师(Advocates)通常分为民事诉讼律师(Civil Litigation Lawyer)和刑事诉讼律师(Criminal Litigation Lawyer)。民事诉讼律师所处理的案件可能包括合约(Contract),民事侵权(Tort),离婚(Divorce),公司(Company),遗产(Estate),土地(Land),诽谤(Defamation)等等。而刑事诉讼律师则是为被国家政府控告的疑犯进行辩护。必须留意的是,政府副检察官(Deputy Public Prosecutor)并不是律师,而是有法律专业的政府公务员。所以政府副检察官并不能代表客户去辩护或接其他的文件事务,除非政府副检察官向政府辞职,并向律师协会申请成为执业律师。许多人会认为诉讼律师就是精通于民事和刑事,但答案是否定的。只有少数的诉讼律师可以精通于民事和刑事,因为民事和刑事案件的法律程序是載然不同;要面对的客户也是完全不一样。

另一方面,文件事务律师(Solicitors)主要处理的事务包括草拟合约,帮客户转让土地和给予客户专业询问等。我们所说的买卖合约律师(conveyancing lawyer)就包含在其中。在大马,要转让或俗称“割名”土地或屋子有很多程序必须注意和遵守;再加上有许多各方有参与在其中的程序,这包括了买家,卖家,发展商,银行,土地局,内陆税收局等。所以,买卖合约律师就起了很大的作用,确保这过程可以顺利完成。有许多客户会认为买卖和转让土地是非常简单和一般(standard)的过程,所以时常要求律师给予律师费减价。君不知当一位律师给予客户很高的律师费减价时,这间接也代表他必须做更多的案件来取得原本的赚益。这就导致他的工作也可能会马马虎虎;而到时如果有任何出错,客户将会得不偿失。另外也有商业律师(Corporate Lawyer)是精通于公司的运作,公司相关法律,专业于提供公司客户关于如何成立公司,董事和股东权益,首次公开发行股票(IPO),草拟和检讨有关商业相关的合约,例如公司合拼和收购等。一般只有中型或大型律师事务所才有商业律师,因为客户通常都是大公司。

其实笔者认为律师行业的源发和意义在于帮助客户解决问题,或者是把客户的问题杠上并换取金钱上的回酬。相信很多律师朋友都会明白,什么是“客户的问题,变成我的烦恼,而他就变得无烦恼一身轻”。

笔者也非常荣幸本身可以是名执业律师。律师可以被人看成一身铜钱味,也可以被人看为是一名良知和助人的律师。笔者希望自己可以一直秉持着理念,成为后者,莫忘初衷。同时笔者也希望通过简约的文章,能让更多人了解马来西亚的法律知识;而对笔者来说这也是其中一个回馈社会的一种方式。

免责声明:此文章仅供参考,并不构成法律建议。因此,如果读者有任何法律疑问或需求,应该寻求专业的法律建议。如读者依赖本文章而遭受任何损失,笔者不会承担责任。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