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诉讼的三部曲

民事诉讼的三部曲

笔者自成为实习到成为执业律师,都有一直参与和从事民事诉讼。所以对于民事诉讼可说稍有心得和了解。

在笔者的同届华人同学中,十有五六是从小观看香港TVB长大。在TVB的熏陶下;大家都非常仰慕那些大律师能在法庭上滔滔不绝,有条不紊地为客户辩护。

当笔者成为实习律师,开始去法庭参与案件时,才发现原来从小看的TVB剧情在现实民事诉讼是显得有点以偏概全。在笔者还没为大家揭开大马民事诉讼的程序之前,笔者在这里温和地警告读者们,这揭晓可能会破坏大家从小到大对律师的印象和仰慕。因为诉讼大部分时间并没有像TVB剧情那样唇枪舌剑;更多的是根据程序的剧本来进行。

首先,民事诉讼或者入禀的第一步曲就是过堂(Case Management / Mention)。相信大家时常都有在报章或网络媒体看到说“某某案件过堂,展延至某某时期等”。过堂是一个让原告(Plaintiff)和被告(Defendant)在还没到达真正战场时,大家都向法庭禀报各自的立场的过程。我称之过堂为让双方都试探对方底牌的过程也不为过。在过堂时,原告和被告都必须确保他们已把理据,文件,证人单等都呈上给法庭,让法庭和对方知晓。法庭在双方都还没准备充足或文件还没齐全时,是有权力再给予另一个日期进行过堂。如果一个案件拖得太久而法庭已经给了双方非常多的时间,法庭可以选择不再给予过堂而是直接进入诉讼的另一个阶段。

过堂也是给予双方一个热身赛的机会,让双方自由地发挥“小招数”。过堂期间双方都可以做出一些向法庭要求的非正审申请(Interlocutory Application),其目的是要厘清双发的观点和立场。例子就有:

1) 申请撤销诉讼案件(Striking Out Application);

2)申请多加另一个被告(Co Defendant );

3)申请专业证人(Expert Witness );

4)申请第三方程序(Third Party Proceedings);

5)申请查阅文件等(Discovery)。

在一个民事诉讼中,过堂是每个学习诉讼的实习律师或资浅律师必经之路。其理由是可以了解诉讼程序;其二资深律师或实习律师的师父比较可以放心让实习律师或资浅律师去处理,因为过堂通常只是让大家摸清底细,而比较不会有激烈争执的空间。必须让大家了解的是,如果把一个诉讼的时间点拉长来看,过堂其实就占据了整个民事诉讼大约六七成的时间。

当法庭满意诉讼案件是可以继续或双方都已经万事俱备,厉兵秣马时,整个诉讼案件就进入最高峰的阶段,也就是庭审(Trial);我称之为第二曲。庭审是一个法庭接收双方所要呈现的证据的程序。说白了,庭审就是让大家把之前所准备的文件或理据等摊开给法庭来评理和采纳。

庭审最重要的元素就是证人必须坐上证人座宣誓给予证供。那些“证人你必须回答真相,不然给予假供会很严重后果”,“证人,你讲大话!”“法官大人,我反对对方律师这样逼供证人”TVB台词云云就是在庭审发生。庭审其实就是最考验一个诉讼律师的功力和诉讼技巧(Advocacy Skills)的阶段。一个好的诉讼律师是能够很精准地从对方证人,盘问到想要的答案;和如何重整案件,让法官能更明白其客户的观点和立场。

由于庭审是诉讼案件的重头戏或者和对方厮杀的战场,其律师通常都是资深律师或律师事务所的老板来带领或负责。当然,因为证人必须出席庭审;而客户通常也是证人之一,所以资深律师或律师事务所的老板更必须亲力亲为庭审,以示对其案件的重视。

在民事诉讼的第三曲,最后阶段就是听审(Hearing);其意义在于让双方在已经给予和提供所有证据后,法庭给予双方一个陈述案件的程序。或者比较耳熟能详的词语就是结案陈词(Submission)。和庭审不一样,证人并不会参与听审;因为听审是让律师在整合案情和现有法律后,所给于法庭的一个最后的陈述,来说服法庭其客户是相对来说比较正确和合理的一方。

和我们在剧情看的不一样,大部分结案陈词并不会有很戏剧化或者很情绪化的陈述,最重要的还是有理有文的陈述让法庭容易明白你的案件。另外一点就是,在许多民事诉讼的结案陈词,法官都只会要求双方交上书面陈词即可,而无须口面陈词。其理由或许是书面陈词可以让法官省时许多,并可以通过阅读双方的陈词,更明白双方的立场。一般上,法庭都会在听审后给予判决(Judgment)。如法官不能在听取或阅读结案陈词后当场给予判决,法官可以另择日期,以给予保留判决(Reserved Judgment)。

以上所说的民事诉讼三部曲只适用于传票(Writ)的案件;而有些案件例如原讼传票(Originating Summons)则只有两部曲:过堂和听审,而没有庭审。传票和原讼传票的最大分别在于,传票的原告和被告存有对案情的详情或事情经过有争议(Dispute of Facts);而原讼传票只是在双方都没有争执案件详情的情况下,要让法庭厘清或决定法律条文或合约条款的正当性或翻译。说的更白一点就是,传票的争执比较在于“有或没有”;而原讼传票则是“是或不是”或者“对或不对”。

“另外,邢事诉讼也是有过堂,庭申和听审等;只是程序上和民事有许多不一样。笔者将在另一篇文章分享邢事诉讼的程序,已让读者分辨两者之间的差别。”

免责声明:此文章仅供参考,并不构成法律建议。因此,如果读者有任何法律疑问或需求,应该寻求专业的法律建议。如读者依赖本文章而遭受任何损失,笔者不会承担责任

en_USEnglish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