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法律知多点

大马法律知多点

看了香港最近的律师电视剧《是咁的,法官阁下》后,觉得它拍得和以往一般法律剧集不一样;那就是多了一份真实感。此剧也让观众更明白律师行业背后的辛酸和挑战。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些初出茅庐的年轻律师们在法庭被法官训话。其实每位从事诉讼律师,谁在江湖中身上没有挨过几十刀(被法官当庭训诫),当然看得开的就会把这些经历当成是成长的一个磨练。

在这篇文章,笔者将写下大马律师行业的文化/风俗以及社会对律师行业的一些误解。

1。大马并没有大律师或大状

在英国和香港的律师制度分为大律师(barrister)及事务律师(solicitor)两类。和他们不同,马来西亚律师行业走的是两者合一(fused)。意思是所考的的专业和资格,律师是可以同时出任大律师和事务的职责的。所以在大马,每位律师的称呼为Advocate & Solicitor。

由于两者的合一,就算是从事诉讼案件的大马律师通常也不会称呼自己为大律师或大状。事实上,这是禁止的。律师公会指南就规定“大”词不能出现在任何一个律师楼的信件里或招牌中,以免造成任何混淆。

2。在打官司时,大马律师并没有戴假发

司法假发(wig)犹如法律的象征,也可以提高律师的权威。如果有追看英国或香港的律师剧的读者,相信都会看到法官或律师在审理一些重要案件时都需在法庭中穿戴假发。戴上假发后,大家顿时就会感觉到法庭的庄严气氛,并燃起对法律和正义的追求。无论如何,随着时代的变迁,这传统和制度已经在其他传承英国司法制度的国家逐渐被舍弃。

大马的司法制度是传承于英国。所以在以前的时期,司法法官和律师都必须在特定的案件审理或场合穿戴假发的。但这传统已在七八十年代就废止了。听闻是由大法官,Hashim Yeop Sani在某一天突然宣布说穿戴司法假发不符合大马的风情,所以法官不需要穿戴假发。也从那天起,越来越多法官和律师都不再穿戴假发。也有传闻说是因为大马天气气候闷热的关系,所以戴假发会感觉很热和容易发臭。

还记得那时还是法律系学生的笔者知道这事情后,让笔者感觉犹如晴天霹雳!因为穿戴假发就好像法律行业的标记,一个权威。但可惜的是在大马我们律师并没有这个机会一尝这庄严的穿扮了。

3。我国曾有过陪评团制度

同样的,马来西亚曾经有过陪评团制度,来评审那些案情严重的刑事案,例如谋杀等。陪评团制度的背后意义在于给予让代表社会的普通成年人来审视和评估到底被控者有没犯罪,英文则是 ‘one to be tried by his peers’。

在90年代还没被废除前,马来西亚的陪评团通常是由7个人组成。

废除陪评团制度后,现在所有的案情分析和判决都由一个法官来决定。只有在上诉庭或我国联邦法院的上诉案件或涉及任何宪法课题时,法庭才会有有超过一位法官来审理案件的。

4。通常在一个时候只可以有一个律师站起来陈述观点

在法庭打诉讼案时,整个程序过程必须是庄重、正式、规范的。比如我们称呼法官必须是法官大人(My Lord / Yang Arif)。而称呼对方律师则必须是我的聪慧对友(My Learned Friend / Rakan Saya yang Bijaksana)。

或许有读者会奇怪,明明是两对头,可为何必须称呼对方为聪慧的对友(就算是你觉得对方一点都不智慧!)。这就必须了解法庭的存在意义是让社会寻找事实的真相和伸张正义。所以律师打官司的整个程序其实就是帮助法官来厘清和寻找事实。就算双方有两个截然不同的立场,可是在法庭体制下,双方都是法官的助手来寻找事情真相。正所谓真相越辩越明。

了解这背后的意义后,你就不会奇怪为何不会有两方同时站起来陈述观点。一般上,在端庄和礼貌下,当另一方要打岔时,说的那方必须停下并坐下让他方站起来来陈述。这也显示出他/她的修养和气度。要知道在法庭吵得沸沸扬扬或神情凶神恶煞并不会在法官面前加分。

5。律师大袍并不是在每个法庭审讯都需穿戴

如果读者来到法庭,你会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那就是在里头的律师们,全都是穿着黑白衣装 。和其他行业不一样,律师的黑白衣装就好像我们的武器和象征。也正因为如此,如果上法庭你没有穿黑白衣装,法官是不会承认你的律师身份并可能直接驱赶你的!

而黑色长袍只有在高庭庭审和上诉庭或联邦法院中才需穿戴。另外,每个大马律师在执业中都会至少有穿过一次的黑色长;那就是在正式接纳成大马律师时(Admission)。传统上,刚被接纳成律师都会由他/她的师父亲手为这初生之犊披上这黑色长袍。

6。每位律师的专长都不同

就像之前所说,由于大马没有区分大律师及事务律师的行业,所以每个律师基本上都可以执业于任何的区域。但也正因此,每个律师都必然有他/她专长的领域,例如有些律师只做买卖产业的领域,或只擅长于处理公司或股东之间的法律纠纷。

当然,法律领域实在太广阔。所以就算一个擅长打刑事案的律师,也有可能他/她接的案件是专注于毒品案,而不是那些谋杀或抢劫的。

所以,读者如在选择御用律师时,必须找出适合和擅长处理你正面对的问题和烦恼;而不是随便就委任一个律师来处理。

7。法庭的语言

虽然大马司法制度传承于英国,但由于大马国情的特别,在司法制度,国语的使用和比重已经日益上升和普遍了。而英语则还是比较常用于高庭,上诉庭和联邦法院。

无论如何,如果是地方法庭(Sessions Court)或推事庭(Magistrate),通常法官都会要求律师们用国语来沟通。一些资深或年长的律师如果想用英语来沟通时,他/她必须请示法官以允许他/她在整个审讯中使用英语。

当然证人供词时不会有这语言的限制。如果证人不明白国语或英语时,他/她是可以使用法院提供的翻译服务或聘请其他有专业资格的翻译员以更有效的参与整个审讯过程。

免责声明:此文章仅供参考,并不构成法律建议。因此,如果读者有任何法律疑问或需求,应该寻求专业的法律建议。如读者依赖本文章而遭受任何损失,笔者不会承担责任

en_USEnglish
Scroll to Top